新闻频道
  学院新闻  
  通知公告  
  双学位管理  
  党务动态  
  学工动态  
  教务动态  
  学术活动  
  招生就业  
       
  讲座、交流信息
     

最新图片新闻
对不起,图片浏览功能需脚本支持,但您的浏览器已经设置了禁止脚本运行。请您在浏览器设置中调整有关安全选项。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频道 >> 理论视点.交流信息 >> 正文

 
     
 
周 惠:美国公立研究型大学校长遴选的经验与启示
 
 
 
 

『作者: 』 『来源:』 『发布日期 2013/2/4 9:39:41』 『阅读数量:

 
 

 

(中国驻美国大使馆教育处,美国华盛顿)

  大学校长选拔不能脱离一个国家的政治、经济和文化传统,乃至所在大学的个性和文化传统。想要了解美国的大学校长遴选,必须从其特定政治、经济和文化背景入手进行分析。美国各所大学根据其公立或私立性质、层次、规模、使命、文化传统及所在州别等不同因素,有遴选步骤、过程、标准或侧重点上的区别。

  一、校长遴选的重要性

  校董会是美国各大学的最高领导机构,其成员均为校外人士。公立大学校董会成员的产生方式多种多样:有通过州民选举的密歇根州和伊利诺伊州;通过州长提名、州议会同意的加利福尼亚州和弗吉尼亚州:通过州议会选举产生的明尼苏达州和北卡罗来纳州;也有通过相关学会、校友会推选,州议会任命的宾夕法尼亚州等。

  各大学校董会参与校务决策的程度根据校堇会组成方式与具体任务之不同而不同,但无论是公立还是私立大学,校长的遴选都是各大学宪章赋予校董会的基本权利,同时,也是校董会必须履行的职责。一旦现任校长任期将满或由于现任校长提出辞呈而出现空缺,校董会就要主持校长遴选的工作。

  随着大学功能的丰富、社会地位的提高,大学与社会其他组织的互动越来越广泛、影响越来越大,现代大学已经成为一个相当复杂的组织,大学校长职务的挑战性及重要性与日俱增,“校长遴选过程远远超越了程序上的意义,它是塑造一所院校命运的关键一步”。因而,保证遴选出高效的高级管理者对校董会和整个大学来说都是艰巨而具有风险的任务。密歇根大学名誉校长詹姆斯杜德斯达(曾任该校校长)认为,大学校长的遴选就如同一场政治竞选,但遴选大学校长的难度和复杂性要远远超出遴选企业或者政府的负责人。

  二、美国大学校长遴选的基本程序

  经过多年的实践探索,美国大学根据自身情况已经制定出比较完善的遴选程序和标准。但每所学校具体操作不尽相同。如纽约州立大学系统虽发布了统一的《州属院校校长指导原则》(guidelines for presidential searches at state-operated institutions)但其中专门指出,由于系统内每所学校的使命不同,规模各异,具体遴选细节可根据各自情况商定。

  美国大学校长遴选过程相对较长。多数要花费6-18个月,一般包括如下环节:

  第一,集思广益,确定校长的遴选标准和任职资格。校董会广泛征询教授、学生、校友会等相关团体的意见,结合大学的发展目标和特点,讨论确定新任校长的任职资格,具体要求往往包括学术背景、个人品质与行政能力等方面。近年来,由于美国公立大学面临经济压力,越来越多的大学在校长选拔中强调校长的行政能力与筹资能力,而对校长的学术成就要求并不太高。

  第二,考虑不同利益团体的需求,成立具有代表性的遴选委员会。校董会组建由来自不同利益群体的代表组成的遴选委员会。一般说来,委员会由校董会成员、教授、职工、学生、校友代表及社区代表组成(各校具体组成比例、结构有所不同)。遴选委员会成员可能从未从事过遴选工作,也可能对教育行业毫无了解。一些大学还组织专门的教授、学生征询委员会供遴选委员会征询,但征询委员会无权参与决策。

  第三,广泛征集候选人,通过各种途径缩小筛选目标。首先,遴选委员会将遴选标准和任职资格公之于众,在全国著名的杂志、报纸等媒体上发布广告,请相关人员推荐人选或直接动员重量级人物进行秘密联系,劝说他们应聘校长。其次,在确定候选人名单后,遴选委员会依照遴选标准,将不合格者剔除,拟订一个范围较大、人数较多的初始候选人名单进行深入考察。这时,有些州甚至会动用调查部门来核查相关情况,如田纳西大学在遴选校长时,就动用田纳西调查署核查候选人的信用记录和犯罪情况。随后,遴选委员会通过多种渠道深入了解候选人的素质,面试候选人,根据遴选标准逐步缩小候选人的范围,经过反复斟酌筛选出一份只有几个人的小名单,这份名单可以是12,也可能35人。

  第四,校董会投票表决和公布遴选结果。在对入围候选人进行更深入的背景调查、深入面试后,校董会听取遴选委员会主席的全面介绍,面试入围候选人,以全员投票方式选出校长并公布结果。

  三、美国公立研究型大学校长遴选标准

  如前所述,在遴选初期,校董会广泛征求各方意见,结合大学发展战略目标、自身特点和当地经济发展需求等多方面的因素,确定遴选标准,作为招聘新任校长的依据。近年来,由于美国公立研究型大学面临各方面的新挑战,多数院校调整了其校长遴选的标准,更多地强调未来校长领导和管理复杂大型组织的能力;与校园内外不同群体,包括州政府合作的能力;从公私部门及政府筹款的能力等。下面谨以弗吉尼亚大学和华盛顿大学为例介绍美国公立研究型大学校长遴选标准。

  ()弗吉尼亚大学

  弗吉尼亚大学由美国前总统托马斯杰弗逊于1819年在弗吉尼亚州的夏律第镇(charlottesville)创建,是知名的公立研究型大学,在全美公立大学中排名第二,仅次于加州伯克利大学。

  该校在2009年遴选校长时提出:由于州政府拨款的巨额缩减,新任校长所面临的最大挑战将是争取更多的资金来源,创建适合公立高等教育的新财务模式。

  在具体标准方面,弗吉尼亚大学提出:新任校长应该是一名知名的学者、教师,具有领导公立大学的热情,了解弗吉尼亚大学,善于与学生互动,具有以下特质:一是善于用人,能建立一支致力于不断进步和尊重多样性的有效团队;二是清晰阐述学校未来发展的远见,达成共识并确保有效实施;三是认识到与联邦、州政府以及当地社区建立合作关系的重要性,了解弗吉尼亚州的政治氛围;四是认识到领导医疗中心的复杂性和挑战性;五是在全国及本州范围内为高等教育所面临的挑战呼吁:如多样化、入学机会均等、可负担性、问责制以及为确保财务稳定建立新的财务模式等;六是认识到大学在地区新建学院所发挥的日益重要的作用;七是支持以学术成功、体育精神和竞技实力为重点的大学体育运动;八是拥护大学的核心价值和文化:学术活力、荣誉、相互尊重、多样化、公共服务以及学生体验。

  ()华盛顿大学

  华盛顿大学位于华盛顿州,是美国西海岸历史最悠久的综合性大学,2O12年位列《美国新闻与世界报道》全美综合排名42,全美公立大学排名第四位。

  该校在2010年遴选校长时提出,为迎接21世纪在教育、学术及研究等方面的挑战,新任校长应具备以下特质:领导和管理复杂大型组织的能力;理解并欣赏拥有医疗中心及成功体育运动项目的高水平公立研究型大学的文化和使命;与校园内外不同群体,包括州政府合作的能力;从公私部门及政府筹款的能力;有效沟通的能力;致力于创造鼓励并嘉奖跨学科研究的学术气氛;致力于利用研究资源提高本科教育质量;正直、诚实并致力于培养机构健康、完整的核心价值观;在推动和实施战略变革方面展现出成功的领导力;致力于推动教学质量全面提高。

  为方便遴选委员会具体操作,该校围绕以上特质确立了管理领导能力及个人性格品质两类评价标准。在管理领导能力方面要求未来的校长具有以下能力:分析并解决管理类问题的能力;吸引有才能的管理者并与之合作;了解财务管理;理解并致力于本科和研究生教育、研究及创造力、与社会互动、共同管理、跨学科研究、研究与本科教育的结合、教学质量、积极向上的工作环境以及与校园内外的互动;理解并致力于发展多样化及多种文化;向不同观众群,如学生、教工、校友及州政府解释复杂问题的能力;有效地宣传学校及其使命;有向私营部门、公众及公司筹款的丰富经验并致力于此项工作。在性格和品质方面,要求未来校长追求优秀、正直、谦逊、善于沟通和倾听、行为得体、幽默并善于消解压力。

  四、美国公立研究型大学校长遴选的特点及面临的挑战

  经过多年的实践,美国公立研究型大学建立起了比较成熟和有效的遴选程序和标准,但其遴选程序并非尽善尽美。遴选是遴选委员会代表各利益团体相互博弈、选出能平衡各方利益的校长的过程,因此选出的往往并非是最优秀、最适合大学发展的校长,而是最缺少争议的候选人。正如台湾著名学者林孝信指出“不加区别地套用政治民主于学术机构,忽视了学术机构具有不同于一般政治领域的运作逻辑,从而增加了学术领导的困难,最终会导致大学品质的滑落”。总体来说,美国公立研究型大学的校长遴选具有以下特点:

  第一,受各种复杂因素交织影响,涉及多方力量博弈。从表面上看来,美国大学校长的选拔是学校的自主行为,具有高度自治性,具有“公开、公平、公正”的特点。但这并非意味着学校自身有完全的决策权。杜德斯达认为,公立大学的校长遴选实际上是“高度政治化的过程”。犹他州立大学前校长克米特霍尔则指出,“外表上公开并不等同于事实上的公开。”

  首先,遴选委员会“就像一个大杂烩,有二三打人员之多,包含着行政管理人员、教员、员工代表、学生、校友、政界和当地商业界的代表”,代表着不同的利益团体。在遴选过程中,不同的利益团体都试图以其政治观点和议程来影响遴选的最终结果。有些团体关注如何提高大学的学术质量,其他团体则更关注校长对大学传统体育运动项目、社区服务甚至有争议的政治事件的态度和立场。其次,遴选委员会与校董会面临内部利益团体(教工、学生和管理者)和外部利益团体(校友、赞助者、政客、特殊利益集团以及媒体)强有力的游说。如在初始候选人名单确定后,各相关利益团体都极力推荐自己的意中人”,力争他们能进入遴选委员会提交给校董会的最终入围名单。此外,媒体通过其报道角度、内容的选取也从某种程度上影响遴选的进程和结果,曾有利益集团通过提供虚假信息给媒体而成功地“阻截”不属于其阵营的竞争对手。最后,校董会成员的个人政治背景和鲜明个性也会影响遴选进程和结果。如校董会成员操控遴选过程,使之对自己“心仪”的候选人有利。再如得州农工大学2007年遴选校长时,校董会最终决定不用遴选委员会的推荐人选名单而另选英明。在遭到多方反对后,校董会主席琼斯仍表示:“大学有共同管理的传统,但遴选校长的权力和职责完全由校董会自身承担。”

  第二,规避阳光法案,保持遴选的相对隐秘性。根据美国《公开会议及公开记录法》(俗称“阳光法案”),公立机构应该公开包括校长遴选在内的相关信息供公众和媒体查询,包括对候选人进行公开采访等。但近年来越来越多的公立大学倾向于合理规避阳光法案的有关要求,不公开有关候选人的信息,保护候选人的隐私权。曾任哈佛大学校长的德瑞克博克表示,优秀候选人通常已有满意的工作。不需要求职,如遴选程序公开,许多优秀的候选人会望而却步。因此挖掘优秀候选人并鼓励他们应聘,是遴选的关键工作,否则遴选委员会很容易为大批平庸的申请人忙得团团转。针对这种现象,自1998年以来,已经有22个州修改《公开会议及公开记录法》,将应征公立大学校长职务的候选人排除在应公开名单之外。同时,为了尽量合理规避阳光法案,避免不必要的法律问题,各校近年来普遍建立专门的校长遴选网站,公布遴选委员会组成、遴选标准等内容,并提供公众可发表意见的平台。

  第三,校长候选人范围从以学者为主扩大到其他领域。近年来,大学规模越来越庞大,结构越来越复杂,人员越来越繁多,职能越来越扩展,从教学、科研到创收,从学校发展大计到巨额筹款和管理等无所不包,美国大学校长领导的性质发生了变化,董事会对校长的管理理念和能力提出了很高的要求,来自政界、商界等的候选人逐步进人遴选视野。根据美国教育协会(ACE)的最新统计,2011年全美非学术机构背景的大学校长占20%,5年前这一比例为13%

  第四,专业咨询公司在校长遴选中发挥重要作用。根据美国教育协会的最新统计,56%的美国大学校长是通过专业咨询公司选拔产生的。美国已建立起一支比较成熟的为高等教育遴选高级管理者服务的专业咨询公司队伍,他们有长期从事高校管理层招聘工作的专业经验,掌握一批高校领导人的背景信息和求职意向,熟悉遴选程序,精通与高校领导沟通的技巧,能够帮助临时组成的遴选委员会明晰目标、设定时间表并解决可能遭遇的问题等。杜德斯达指出,专业咨询公司也有其弊端,如过于重视背景核查而忽视了更重要的特质;试图通过强力推荐某候选人影响遴选进程和结果。此外,使用专业咨询公司的花费也相当可观,密苏里大学2011年和田纳西大学2010年遴选校长的预算分别为234500美元和212375美元,其中支付专业咨询公司分别为157500美元与16万美元。为节省开支,伊利诺伊州20127月通过法律,禁止其公立大学在选拔校长之外的高层管理者时雇佣专业咨询公司。

  第五,对教授在遴选中应该发挥多少作用争议颇多。美国高教界部分人士认为,在遴选校长中教授的权力与责任应限于学术相关事项,如教授们拥有过大发言权,往往会形成仅重视候选人的学识而忽略其行政能力的局面;此外,教授们作为遴选结果的直接受益者,容易受本位主义的支配导致无谓的纷争。曾任哈佛校长的德瑞克博克持此观点,他认为教授们的定位首先是专业团体的一分子,然后才是所属学校的一员,他们因限于经验,多乏恢宏之视野。杜德斯达赞成以上观点,认为教授们往往对现代大学校长的职责缺乏了解。

  第六,遴选委员会非常关注候选人配偶的情况。虽然根据法律规定,遴选委员会不得对候选人的婚姻状况有歧视,但在实际操作中,很多遴选委员会会相对秘密地了解候选人配偶的有关情况。曾担任麻省理工学院校长的霍华德约翰逊说,“麻省理工不但选校长,还选校长夫人。”高教界普遍认为,大学校长夫人虽然没有正式的头衔,却被期望担当“筹款者”以及“外交官”等职责,对校长能否成功治校发挥着重要作用。近期,由于佛蒙特大学前任校长夫人干预学校管理,该校董会在其新任校长上任之前对校长夫人的职责进行了规定,“校长夫人没有指导大学雇员的权力,也无权指挥大学雇员的行动”“校长夫人在从事志愿筹款活动时必须得到校董会的批准”。

  此外,业界人士还认为,美国的大学校长遴选还存在一些盲点:一是缺乏指导性的实证研究,多数遴选凭经验进行;二是人才库储备不够;业界人士建议开发更多的大学校长培训项目,提前培养大学的学术和行政领导,帮助他们做好职业发展规划,为校长选拔储备足够的人才。

  五、美国公立研究型大学校长遴选对我国的启示

  我国正处于建设人才强国和创新型国家的关键期,大学肩负着艰巨的历史重任。建设和造就若干所世界一流大学和一批高水平大学不仅需要多方面的优质教育资源,更需要能够率领大学向一流目标奋进的杰出校长。在借鉴世界各国经验的同时,我们必须认识到,我国的大学校长选拔制度要具体结合我国政治、经济、文化制度、大学历史背景和发展现状以及每所大学的自身特色。

  第一,健全教育法规和相关制度,从制度上保障高质量的大学校长遴选。美国大学校长遴选基于各州宪法或基本法,以大学的办学章程作为主要依据,在大学章程中对校长及其副校长等职务的选拔有着细致的规定。为适应建设世界一流大学和高水平大学的需求,选拔出一批懂教育发展规律、善于管理的大学领导人,必须有坚实的制度基础。建议我国在进一步加强研究的基础上,健全相关教育法规和制度,使校长选拔有法可依、有章可循。

  第二,对大学校长角色进行合理定位,建立选拔指标体系。纵观美国一流公立研究型大学

本新闻共2页,当前在第1页  1  2  


 
 
 

上一篇:[ 俞 蕖 刘 波:研究型大学学术岗位制度差异与变革趋势——基于德、美两国的比较 ]
下一篇:[ 当前内容已是本分类的最新信息... ]

 
 
     
    近期更新:  
 

2016年7月教育学院榆中校区周末值班表 《兰州大学教育学院研究生奖学金评定办法(修订)》公
第四届“关爱儿童,关注成长——陇台学子暑期志愿服务 关于招募第四届“关爱儿童,关注成长”——陇台学子暑
教育学院召开团委学生会干部述职暨换届大会 兰州大学第十二届“5·25”大学生心理健康节顺利闭幕
教育学院第六届校园歌唱大赛成功举办 兰州大学第十二届“5·25”大学生心理健康节系列活动之
北京师范大学聂振伟教授做客我校“5.25”大学生心理健 教育学院2016年6月榆中校区周末及节假日值班表

 
 

Copyright (C) 2017 兰州大学高等教育研究所 All rights reserved. |  回到顶部  
地址: 甘肃省兰州市天水南路222号 电话:(0931)8912761  传真:(0931)8912761 邮编: 730000